主页 > 百科

孔雀是鸟类吗还是兽类(孔雀是鸟类还是哺乳类)

禹元枫 2022-01-22 22:52:50 0

孔雀属于鸟类,而不是兽类。孔雀不是哺乳动物,属于雉科、孔雀属或刚果孔雀属。孔雀属包括2种,全长达2米以上,其中尾屏约1.5米,为鸡形目体型最大者。头顶翠绿,羽冠蓝绿而呈尖形;尾上覆羽特别长,形成尾屏,

1

中国“土著”的绿孔雀,长什么样?

2020年3月20日,全国首例濒危野生动物保护预防性公益诉讼“云南绿孔雀”案一审胜诉。

这是一场里程碑式的胜利。因为这是我国第一个在珍稀物种栖息地遭到实质的破坏之前,就预判到结果,并通过法律手段去保护它的胜利果实。甚至可以说,这场预防性诉讼的成功,是人们环保观念转变的一个重要象征。

这也是一场孤绝且艰难的战役,从2013年开始,到今年一审结束而暂时落幕。那么我们来聊聊,为什么要为了保护绿孔雀,而奋斗这么多年?

绿孔雀为什么重要?

我们在动物园常见的孔雀,其实是蓝孔雀。它们引进于印度、斯里兰卡等地,并不是我国的“土著”。

绿孔雀才是原生于中国的孔雀。东汉乐府诗中,“孔雀东南飞,五里一徘徊”的孔雀,就是绿孔雀。甚至有种说法,绿孔雀就是凤凰的原型。

听名字,绿孔雀和蓝孔雀似乎只有颜色的差别,但它们的差异可大了去了。最明显的区别是绿孔雀的脖子长满鱼鳞状的羽毛,而蓝孔雀脖子上的羽毛是光滑连成一片的。

蓝孔雀的雄鸟的脸颊是白色的,而绿孔雀雄鸟是黄色的。蓝孔雀雄鸟头上的羽冠像一把打开的折扇,绿孔雀雄鸟则是一簇

绿孔雀的体型也比蓝孔雀要大。所以,它有个威武霸气的别称,叫做“龙鸟”

印象中,蓝孔雀的雌鸟总是灰扑扑的,是鸟类雄性华丽雌性朴素的典型;但雌性绿孔雀的羽毛也色彩纷呈,只不过比起雄性,少了个能开屏的大“尾巴”。

说是“绿”孔雀,但它的色泽从来不单调。以雄鸟为例,只见它头顶耸立一簇镰刀形冠羽,中央部分为辉蓝色,围着翠绿色的羽缘 。后颈、上背和胸部是金铜色,羽基是暗紫蓝色,还有翠绿色的狭缘,形成鳞状斑。

云南管绿孔雀叫“金孔雀”,这才是更适合形容它羽色的颜色。羽毛在光线下流光溢彩,变化万千。

我们对孔雀的第一印象,往往来源于雄鸟的大“尾巴”。绿孔雀尾屏的长度能达到身长的2倍,开屏时屏面宽约3m,高达 1.5m,像一柄巨大的扇子迎风招展。尾羽摇曳在风中,犹如金绿色丝绒,而尖端渐渐转为黄铜色。

绿孔雀的雌鸟长得比较像没有尾屏的雄鸟,背部和腰部虽然是暗褐色,但会反射黄铜色或绿色的光彩。但它没有漂亮的尾羽,甚至尾巴上覆盖的毛还不如尾巴长。

这种美丽的鸟儿主要栖息在热带、亚热带常绿阔叶林和混交林中,尤其喜欢疏林草地、河岸或地边丛林,以及林间草地和开阔地带。

它们吃得比较杂,主要是川梨、黄泡等植物,以及昆虫、蜥蜴、蛙类等动物,也会到农田吃农作物。

别看绿孔雀长得美,但叫起来可挺聒噪。据云南的村民说,几十年前,常常能听到绿孔雀嘹亮的叫声。

它们晨昏时常站立在栖木上发出宏亮如长号般的“kay-yaw, kay-yaw”叫声,粗厉而单调,当搏斗或逃避敌害时,发出快速响亮的尖叫声。清晨下树前后或傍晚上树后,还常发出“ha-o-ha”的叫声。

重要的绿孔雀,生存状况怎么样?

如今,绿孔雀就像它的叫声一样,更难寻觅。但在中华上下五千年的历史中,绿孔雀并不是种难见到的鸟类,最北的分布能到河南。

自古以来,绿孔雀端庄、聪敏,机警而又羞怯的形象就深入人心,是一种象征吉祥如意的幸福鸟,深受人们的喜爱。

东汉时期,杨孚的《异物志》中就对它的形态进行过系统的描述,称“孔雀其大如雁而足高……自背及尾皆作珠方,五采光耀,长短相次,羽毛皆作员文,五色相绕,如带千钱,文长二、三尺,头戴三毛长寸,以为冠。”古人一眼就看出孔雀尾屏长得像钱,“如带千钱”,看起来就十分富贵。

南宋末期的著作《建武志》中还记载了它的栖息环境:“孔雀生溪洞高山乔木之上……卧沙中以沙自浴,拍拍自适,盖巢于山林而下浴沙土。”关于它的习性也有记载,例如唐朝著作《纪闻》记载有“山中多孔雀,群飞者数十为偶”。

但也有让人啼笑皆非的认识, 例如《禽经》说“孔(雀)见蛇宛而跃”,误以为孔雀与蛇交配,其实却是与蛇在搏斗。

我国的傣族会跳孔雀舞,孔雀还是他们信奉的神鸟。白族舞蹈家杨丽萍更是创作了《雀之灵》,把有关孔雀的舞蹈带到更为大众的舞台上。

但是原本广泛分布于中华大地的绿孔雀,随着人类的过度捕杀和战乱、移民的影响,几乎灭绝。明清时期,两广还有孔雀,现在却仅仅挤在西南一角。

中国的绿孔雀,仅仅分布于云南、西藏东南部一带,特别是云南,拥有最大的绿孔雀种群。国外东南亚、南亚等地也有分布。

绿孔雀在中国的分布区不仅非常狭窄,而且正在迅速消失和退缩。种群数量十分稀少,并且受到严重威胁。

现在,绿孔雀是国家一级重点保护动物。《中国濒危动物红皮书》将其列为濒危种,《中国脊椎动物红色名录》评估为极危 (CR)。

它们面临的最主要威胁包括偷猎、毒杀、与蓝孔雀杂交,还有一个就是修建水电站

胜利?还有段路要走

这次诉讼胜利的意义,在于保下了中国最重要的绿孔雀栖息地

2013年,中科院西双版纳植物园硕士顾伯健接受导师建议,前往玉溪市新平县的绿汁江河谷考察时,发现了中国最后一片绿孔雀完整栖息地。

虽然这次考察没有真正看到绿孔雀,但他发现了羽毛与粪便,也看到了脚印,这些都证明绿孔雀在这里生活着。此前,学界几乎快要认为绿孔雀在中国不存在了。

但一个消息给这个喜讯蒙上了阴影。绿汁江汇入干流后,便叫作戛洒江,这条江上,一座水电站正准备建立。

一旦水电站落成,整个河谷将会被淹没,绿孔雀的栖息地也将不复存在。对原本就种群稀少的绿孔雀来说,这无疑是毁灭性的打击,甚至可能造成绿孔雀在中国境内绝迹。

顾伯健回去之后奔走呼吁,没有起到效果,水电站于2016年3月开工。2017年,顾伯健再次来到这里,这一次,他听到了绿孔雀响亮的叫声,直冲云天。

他联系了环保组织“野性中国”和“自然之友”,共同为绿孔雀发声。在种种努力都失效的情况下,最终,他们走上了公益诉讼的道路,将绿孔雀的命运交给法院裁决。

2017年8月,云南楚雄彝族自治州中级人民法院正式立案受理,水电工程暂时停工。2018年8月,昆明市中级人民法院开庭。

2020年3月20日,昆明市中级人民法院对“云南绿孔雀”案做出一审判决:被告中国水电顾问集团新平开发有限公司立即停止基于现有环境影响评价下的戛洒江一级水电站建设项目。

这不仅仅是为了保护绿孔雀,也为了保护一种国家一级重点保护植物——陈氏苏铁。庭审过程中,被告一度以绿孔雀可能飞到其他地区栖息为理由,主张水电站淹没地区不会造成过大影响。但即使绿孔雀能够飞走,沉默的陈氏苏铁也不能移动分毫。

陈氏苏铁是云南红河流域特有种,个体数非常少。它是中国科学院昆明植物研究所发现的,并以苏铁专家陈家瑞的姓命名。

绿汁江流域有上千株陈氏苏铁,是至今该物种在国内发现群体数量最多的地区。戛洒江水电站不但会破坏绿孔雀栖息地,也会对淹没区陈氏苏铁造成毁灭性影响。两种珍贵生物对生物多样性的重要不言而喻,也促使这场战斗的天平更倾向于这一方。

欣慰的是,比起先污染后治理,我们的环保思路,已经越来越向预防的方向转变。这场诉讼发生在水电站对绿孔雀的栖息地造成实质性破坏之前,是预防性的,通过法律手段去维护这片栖息地。

这场宣判的结果,无疑是值得高兴的,但也不能太过乐观。因为这只是一审和暂停施工,这场仗有没有彻底打赢,还要看被告方之后是否上诉。可以说,直到被告方完全放弃这个项目,才是真正能够松一口气的时刻。

环保与民生的平衡,从来都是道难题,但这次的胜利是一道强心剂,是尊重生命的意识胜利。也许,总有一天,绿孔雀响亮的鸣叫声能重新响彻中华大地。

(2)

猜你喜欢

相关推荐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395729092@qq.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